公司新闻
行业资讯
通知公告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我国正式加入《华盛顿协议》!工程师资格将实现国际互认
2016-06-12 15:54:03  点击数:1367  作者:admin  来源:   文字大小:【放大】【缩小】      

我国正式加入《华盛顿协议》!工程师资格将实现国际互认
作者:admin 单位:中国工程建设标准化协会
在中国科协九大即将胜利闭幕之际,6月2日上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工程联盟2016年会议(IEAM2016)上传来好消息:《华盛顿协议》全票通过中国科协(CAST)代表我国由《华盛顿协议》预备会员转正,成为该协议第18个正式成员,这是我国科技组织在国际舞台上取得重要话语权的标志。通过中国科协所属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CEEAA)认证的中国大陆工程专业本科学位将得到美、英、澳等所有该协议正式成员的承认。
 
此次加入《华盛顿协议》,有利于提高我国工程教育质量、促进我国按照国际标准培养工程师、提高工程技术人才的培养质量,是推进我国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的基础和关键,对于我国工程技术领域应对国际竞争、走向世界具有重要意义。
 
《华盛顿协议》是一项工程教育本科专业认证的国际互认协议,1989年由美国、英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6个国家的工程专业团体发起成立,旨在建立共同认可的工程教育认证体系,实现各国工程教育水准的实质等效,促进工程教育质量的共同提高,为工程师资格国际互认奠定基础。《华盛顿协议》所有签约成员均为本国(地区)政府授权的、独立的非政府专业性团体,目前18个正式成员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中华台北、中国香港、印度、爱尔兰、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俄罗斯、新加坡、南非、斯里兰卡、土耳其、英国、美国,6个预备成员为孟加拉国、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巴基斯坦、秘鲁、菲律宾。
 
国际工程联盟目前包括《华盛顿协议》、《悉尼协议》、《都伯林协议》、《国际职业工程师协议》、《亚太工程师协议》和《国际工程技术员协议》等六个协议,其中《华盛顿协议》是国际工程师互认体系六个协议中最具权威性、国际化程度较高、体系较为完整的“协议”,是加入其他相关协议的门槛和基础。
 
我国从2005年起启动了全国工程师制度改革协调工作,着眼于加快推进我国工程技术领域职称制度改革,促进工程技术人员国际交流,适应我国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和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的需求,研究我国工程师制度框架设计,组织和开展对外交流,探索建立工程教育专业认证体系等工作。随着我国实施更加开放的人才政策,开发利用国内国际两种人才资源、确立人才竞争比较优势等项工作逐步深入,工程技术人才国际交流合作日益频繁,加入国际工程教育互认体系的需求日益紧迫。
 
2013年1月底,中国科协正式向《华盛顿协议》秘书处提交了中国科协作为预备成员加入《华盛顿协议》的申请报告。2013年6月19日在韩国首尔举行的IEAM《华盛顿协议》会议上,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张勤代表中国科协做了申请成为《华盛顿协议》预备会员陈述并就各正式成员提问进行答辩。之后,经全体正式成员闭门表决,全票通过接纳中国科协为《华盛顿协议》预备成员。按照《华盛顿协议》要求,2016年1月由来自新加坡、美国、爱尔兰的三位专家组成的考查小组,代表《华盛顿协议》秘书处实地考查了CAST/CEEAA对北京交通大学和燕山大学共计四个专业的入校认证过程。考查小组认为CAST/CEEAA的认证过程符合《华盛顿协议》要求,认证结论与其他各正式成员实质等效,建议同意中国科协由预备会员转为正式成员。2016年6月2日《华盛顿协议》闭门会议期间,所有正式成员对考查小组的报告进行讨论并就推荐结果进行投票,最终全票通过中国科协转正。
 
中国科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张勤率领由中国科协、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协会和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等多家单位共同组成的代表团,参加了于5月30日至6月3日在吉隆坡举行的国际工程联盟2016年会议。
 
 
“这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意味着英、美等发达国家认可了我国工程教育质量,我们开始从国际高等教育发展趋势的跟随者向领跑者转变。”在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主任吴岩看来,这不仅为工科学生走向世界打下了基础,更意味着中国高等教育将真正走向世界。
 
《华盛顿协议》“转正”
我国工程教育毕业生获得跨境申请职业资格的“通行证”
 
 
“《华盛顿协议》‘转正’,意味着我国在国际工程教育领域的发言权和影响力有了实质性提升。”吴岩说,成为正式成员,就有权参与《华盛顿协议》规则、标准和文件的制定,就能实现从被动接受别人的标准到主动参与标准制定的转变,“后面我们还要努力不断提升我国的影响力,争取更加主动的地位,引领标准和规则的制定”。
 
这不仅是纸面上的胜利,对占据中国高等教育体量1/3比重的工程教育学生来说,这种胜利尤其可知可感。
 
以前,中国的学生到美国从事工程相关的工作,“只能负责画图,最后签字的永远是外国人,收入的大头也被他们拿走”。想从事其他“上档次”的工程类工作,就必须参加美国面向非《华盛顿协议》国家的认证考试,就不得不在对方的层层标准挤压下低头。《华盛顿协议》“转正”,意味着我国工程教育毕业生获得了跨境申请职业资格的“通行证”。
 
“《华盛顿协议》最主要的内容是通过认证专业的学位互认,也就是说,我国通过认证专业的毕业生,在其他国家申请职业工程师资格时,可以享有该国毕业生的同等待遇。目前,我国在高速铁路、核电、资源开发等领域大力推行走出去战略,需要大量具有跨国职业资格的工程师,《华盛顿协议》‘转正’,为国家战略提供了人才支撑。”吴岩感慨地说。
 
《华盛顿协议》对毕业生提出12条素质要求
包括沟通、团队合作、社会责任感、工程伦理等
 
 
随着中国工程教育加入《华盛顿协议》,“回归工程”、培养学生的“大工程观”,这些国际工程教育主流观念将会逐步改造传统的中国工程教育。《华盛顿协议》对毕业生提出12条素质要求,包括沟通、团队合作、社会责任感、工程伦理等方面的内容。
 
“我国传统的工程教育更加注重毕业生的工程知识和技术能力,对于沟通、团队合作、工程伦理等方面重视不够。”吴岩说,他们曾经面向用人单位做过调查,发现用人单位更看重学生在沟通、团队合作方面的能力,而这也是毕业生目前最缺乏的能力。“同样,这也是《华盛顿协议》的标准对我们最大的启示。”
 
在吴岩看来,“转正”带来的另一个福利,是世界标准对中国高等教育评估的推动作用。吴岩说:“中国工程教育迈出走向世界的第一步,这一步至关重要,为未来中国工程师的国际认证打下了坚实基础。”
 
《华盛顿协议》“转正”背后
中国成为“黑马”,只用了3年时间
 
 
实际上,这个“俱乐部”的门槛并不低。俄罗斯、印度等用了5—7年才加入其中,而中国只用了3年。
 
2013年,中国加入《华盛顿协议》,当时的中国只是预备成员。从舞台边缘走向舞台中央,意味着要比以前接受更多的考验和质疑。尤其是作为世界规模最大的工程教育国家,这种考验和质疑来得更为猛烈。
 
据统计,2015年我国工科在校生数量总计约1072万,位居世界第一。其中,专科478.8万,本科524.8万,硕士55.5万,博士13.5万,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程教育大国。然而,“大而不强”一直是国内外同行给中国工程教育贴上的标签。这种刻板印象已经影响到中国工程教育获得公平的评价。
 
“转正”工作的最关键的环节是接受《华盛顿协议》专家的考察,争取他们积极的评价。按照《华盛顿协议》的要求,国外专家要访问各级认证机构,考察认证工作体系,还要全程观摩现场认证情况,并考察认证结论形成过程。今年4月,召开了国际研讨会,邀请到《华盛顿协议》各成员组织的领导,他们对中国的认证工作给予了高度赞扬与评价。这时候,吴岩心里才有了底。

 
《华盛顿协议》介绍
 
中国工程教育认证协会秘书处
 
《华盛顿协议》是工程教育本科专业学位互认协议,其宗旨是通过多边认可工程教育资格,促进工程学位互认和工程技术人员的国际流动。工程学位的互认是通过工程教育认证体系和工程教育标准的互认实现的。我国的工程教育认证由中国工程教育认证协会组织实施,对外由中国科协代表中国加入《华盛顿协议》。
 
《华盛顿协议》成立于1989年,最初由6个英语国家的工程专业团体发起成立。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发展成为最有国际影响力的教育互认协议,成员遍及五大洲,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香港、南非、日本、新加坡、中国台湾、韩国、马来西亚、土耳其、俄罗斯等15个正式成员,和包括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德国、中国、菲律宾等7个预备成员。
 
《华盛顿协议》的主要内容包括:①各正式成员所采用的工程专业认证标准、政策和程序基本等效;②各正式成员互相承认其他正式成员提供的认证结果,并以适当的方式发表声明承认该结果;③促进专业教育实现工程职业实践所需的教育准备;④各正式成员保持相互的监督和信息交流。
 
加入华盛顿协议,先要经过“预备”阶段,最短2年后可以成为正式签约组织。从“预备”阶段成为正式成员,有严格、规范的程序,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要求:
 
一是认证体系和程序实质等效于协议其他成员的认证体系和程序;二是认证所采用的毕业生标准实质等效于协议中的毕业生素质要求。
 
 来源: 工程建设标准化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经典案例 | 业内法规 | 学习园地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浙江一诚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浙ICP备15016990号 技术支持:浙江易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东环大道296弄金禧苑1号楼3楼   TEL:0576-88600860
手机扫一扫!
关注公司微信平台